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方六的博客

梧桐树下戏凤凰

 
 
 

日志

 
 

张颐武与朱大可的北南真伪之差——记者眼里的…  

2006-01-13 23: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言老师的肥臀为什么肿了?这个答案在昨天的BLOG里已说得很明了了,就是颐武老师、晓明老师给“按摩”的。有朋友对我说,老倪你骂得很痛快。其实这话不对,请别瞎说,这不是骂,北大的两位教授是我敬重的,我以后做报道还得请教他们呢。那天在莫言新书发布会结束后,我们交换了名片,我还提到了另一位北京的文学评论家王干老师。
 
张颐武与朱大可的北南真伪之差——记者眼里的…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片:你看,当年的“评论王子”王干在南京活得多滋润,意气奋发。
 
谈到王干,我就想起了北京的文学评论家和上海的文学评论家的不同,或说大陆北派与南派文学评论家的不同。王干其实是我们南京才子,早几年也赶了时髦的趟,玩“北漂”,现任《中华文学选刊》主编,似乎南京给他发展的舞台不够大——开玩笑啦。其早期评论充满火药味,极具个人色彩和风格,被圈内称为好文章。与当年的王干一样,同属南派的评论家朱大可、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郜元宝、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闳、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王鸿生,也都是说得痛快骂得有理,并不会为情面而满口喜话,玩起“按摩术”。
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
2004年8月,虹影出了长篇小说《绿袖子》,由朱大可组织在上海召开了新作研讨会。就在这次会上,上海的一帮评位家们的言语让虹影这位著名的旅英女作家很难服气,甚至很生气。有教授称《绿袖子》有点像《广岛之恋》,很敏感的媒体立即曝出了“《绿袖子》抄袭”的大新闻。更让虹影心中不快的是,王鸿生,拿起了大陆五六十年代出生的毕淑敏、林白、海男、陈染等女作家的相貌说事,惹恼了这个年代的女作家们,引发了中国文学史上还不曾有过的女作家相貌口水战。
为此,我当年做了连续报道:《虹影投诉上海文学评论家 》、《虹影回应绿袖子抄袭事件 反唇相讥上海评论家 》 、《虹影新作引发女作家外貌口水战》、《病态下流 上海评论家惹恼女作家》。虽然事后上海的评论家们出来“辟谣”,特别是王鸿生老师还为此与我沟通澄清了几次,朱大可也在其中竭力打圆场,但南派的评论家敢说的风格从中是显露了出来。
说到这里,我的观点已很明显了,就是包括当年的王干在内,南派的文学评论家是真评论家,而北派的包括现在王干在内的评论家是伪评论家。北派的评论家我觉得有很深的理论造诣和学术成就,名气压过南派,如颐武老师。按照大陆一般人的性格判断,也应该是南派阴柔,北派刚烈。但为什么实际行为刚好相反?
明显的道理是,由于在北京皇城根下谋生,北派的评论家多少受到了官方讲话方式和习惯性儒家文化的左右,沾上领导习气,中庸味道十足。说活不是打马虎眼,就是放空炮。面对著名作家采取的手段是“捧死你”,面对新生代作家则拿出教授的作派“鼓励死你”。如一个80后女作者对我说,在她的新书的研讨会,书商请来张颐武、王干等京城的名嘴,她听到尽是有前途,作品颇有特点,文字时尚,架构不俗这些通用语言,而少真实真诚的指教和帮助。
我知道,他们这么说话有书商的意思,甚至是作者的意思,不得已而说之,不想说也要说,但不正说明北派评论家的“伪”?我认为这是天子脚下的大环境浸淫的后果,试问现在有多少官员在讲真话、实话、有用话?!这能不影响评论粗们的思维和说活方式?就如社会上大批出现贪官的时候,校园就会不时冒出腐败校长、腐败教授,是一回事情。这个感觉,在京城的同行也有。如2005年底朱大可到北京参加一次论坛,前去采访的无苇渡江兄就觉得他的评论是“一柄华丽锐矛”,而京城名嘴显得平庸。
 
张颐武与朱大可的北南真伪之差——记者眼里的…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片:朱大可正在发言,有人称他说的每一句都像诗一样美,一样有力度。(图由无苇渡江友情提供)
 
为了证明我这观点,我又要提起王干老师。《晏子春秋》有句话,叫“桔生淮南则为桔,桔生淮北则为枳”。王干老师在南京时为什么那么生猛?而一回到北京就变质了?应该是“南桔北枳”。这里举一个例子,还是有关虹影的。
2003年8月18日,虹影到南京书城签《火狐虹影》,第二天,韩国畅书作家金河仁来华“浪漫之旅”第二站到了南京,就此主办方组织了“中韩作家对话”。当时应到场的评论家就有王干,中方作家自然就是虹影。面对《菊花得》、《你爱香草吗》这些韩国作品的畅销,虹影向金河仁这位“韩国琼瑶”开火了,称“金河仁的书我很失望”。王干当时不给她面子,称中国的作家不应愤怒,而应反思自己,对虹影的观点表示了反驳,虹影当时没有意识到,表示王干这话是“和稀泥”,并指责王干现在的文学评论已失去了以前的锋芒,不是以前的风格(这也从侧面说应证了我这里的的观点)。其实,王干这话是锋芒毕露。当进我在场,还就此作了报道《虹影:金河仁的书我很失望》。王干一回南京为什么敢说了?原因不言自明。
最后的结论,以为张颐武代表的北派评论家被“皇城环境”给污染了,让优等排位下的首都文化熏迷乎了,成了裹脚媳妇——连透着青春气息的胸峰也不敢突出,要用布条勒紧包好,生怕被别人窥见,坏了门风。以朱大可为先锋的南派评论家,呼吸的是江南的空气,自由的个性的意识长得很滋润,仍天足美眉也——要在乳罩下加点垫子,乳沟尽现,极尽夸张,性感性感。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