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方六的博客

梧桐树下戏凤凰

 
 
 

日志

 
 

副市长妻子偷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2006-11-21 19: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句话在写作课上几乎被老师说滥了: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做学生时一直觉得这话很空洞,后来我渐渐明白,这话“高,实是高”。文学作品的描写如果在生活中没有依照是难以想象的,即使是科幻小说,那也是有影子的。
 
前几天,读了西北怪才徐兆寿的“原版”小说《幻爱》,看到出版时被相关部门以“少儿不宜”为由删除掉的情节,更觉得生活在作家笔下的折射都是一种真实。在11月17号的BLOG中,我贴出的——男人接受女大学生性服务的文字(见http://blog.sina.com.cn/u/4851fade010006yp),我认为就很生活的。对女大学的卖淫问题和娱乐场所的性消费问题,一直是目前社会的热点问题和媒体关注的焦点,不久前在天涯网上还发起了“女大学生为什么不能卖淫”的讨论。所以,徐先生在作品中“还原”一下这种现象,是很有意思的,也是作家社会良知的一种体现。相关部门在出版时把那些章节给删掉了,我觉得很可惜,也很好笑。其实,没有必要把读者的“防毒能力”理解得那么差,用句流行语来说——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了《幻爱》后,又接到了南京著名女作家、《青春》(文学杂志)执行主编高晶(笔名雪静)寄来的最新长篇小说《旗袍》。我接到新书有一种习惯,就是喜欢认真地瞧一下封面,因为封面设计者往往是在洞察了作品的主题,至少是通读了作品后,才会动手设计,封面透露出的信息往往是一本书的灵魂。所以啊,读懂了“封面故事”,基本上对作品也就有了大致的了解,给书写起评论来也就有了准星,免得海聊山吹一通,洋洋洒洒万言,结果却与题相差万里。
 
副市长妻子偷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图:《旗袍》封面
 
举个例子,《幻爱》的封面是嬾嬾的桃红色,读者的第一感觉往往会与桃色新闻、绯闻一类的艳事联结起来,猜测书中性描写的分量。实际上,《幻爱》这本书的主题确实是“反传统”的,讲的就是网络之爱给传统婚姻带来的冲击,封面用色自然也很“出位”啦,暗示书的主人公特殊的个性和情感经历。高晶的《旗袍》呢,主色调是掺杂黑色的血腥红,左上角、右下角分别是穿传统花纹旗袍、露着粉嬾臂腿女性的后背。从此封面设计构思可以理解出,《旗袍》应该与血腥时代的不幸女性和某段特殊的历史有关。果然,在读了作品后发现,真的就是这么一个女人,这么一段历史:一座八角楼状的建筑与一个在二战时期被日军强征在此当慰安妇的叫叶玉儿的故事。
 
如果仅仅以这叶玉儿这一条主线写下去,作品可能并不好看。但作家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把八角楼与现代时空交织了起来,让一位自愿当了已婚之夫情人的女记者郭婧出现,并以她跟踪报道慰安所和叶玉儿这位已八旬高龄的韩国籍当年慰安妇勇敢指任慰安所一事,为副线,把利欲薰心的商人,勾心斗角的官员……战场、商场、情场、官场,统统地给串了起来,看点迭出。我觉得,作家在进行一部文学作品创作时,是充分考虑了历史和社会的真实,及历史与现实间的矛盾,让一部作品的主题得到升华。
 
《旗袍》写的事情,凡是南京人都能对上号,就是亚洲最大的日军慰安所南京“利济巷2号”建筑的保护问题,韩国籍慰安妇朴永心(《旗袍》中的主人公“叶玉儿”原型)曾到此指认。现实与作品的不同之处是,作品中的“八角楼”被保留了下,而现实的慰安所却被拆了:“利济巷2号”位于南京最为繁华的新街口地段,地皮很贵,众多有实力有关系的商品房开发商早瞄上了。虽然南京当地媒体和专家大声呼吁保留,建议改作“慰安妇纪念馆”,有关官员考虑南京市民和民族的感情,也曾公开表示“暂时不拆”,但最后还是被悄悄地拆了。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旗袍》来源于生活,就是“利济巷2号”;高于生活就体现在“八角楼”保留了下来,历史意义更远!但文学作品的“高于生活”毕竟是作家本人的一份浪漫,现实是无情的,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这种无情把作家的情感也大大地伤害了,因此才有《旗袍》的诞生。
 
一部作品要有看点,有看点才有卖点。《旗袍》也不例外,除了让女记者当“情人”外,也设计了“副市长妻子偷情”的看点。这位副市长就是作品中的“江南某市”负责城建规划的副市长,副市长妻子的偷情对象竟然是一个开发商,这是不是隐喻了一种不正当的官商关系?下面这段文字是副市长妻子的第一次“偷情”体验——
 
李璐(副市长妻子)陷入了对叶奕雄(地产商)的痴迷之中,按他自己的话说空前绝后,亘古未有。那是一种身体的冲荡,欲望的冲荡,新鲜诱人的冲荡,没完没了的冲荡,李璐感觉自己快活的身体快要飘飘欲飞了,数年的婚姻都没给过她如此快活的感觉,她呼唤着叶奕雄,感念着叶奕雄,叶奕雄才是她生命中真正的奇迹。她一遍一遍自语:我有了一个情人,终于有了一个情人!仿佛回到了情窦初开的少女时代,爱情的欢乐、幸福的迷醉令她心花怒放,她原以为今生今世不会再有,现在居然得到了。李璐感到一种报复的满足,在孙鹏跃身边她受够了活罪。现在她胜利了,长期压抑的爱情,毫无保留地奔涌而出,欢畅淋漓,沸腾激荡。她品尝着这滋味,没有内疚,没有不安,没有慌乱,仿佛走进了一个神奇的境界,一个充满恋情、痴迷和梦幻的世界,海阔天空,一片蔚蓝,感情的峰峦在她的心间生辉。

  李璐从叶奕雄的身体上滑下来,又跃上了他的身体,好像自己粘在了一块光滑的宝石之上,这宝石蕴含数种矿物质,带给她健康,带给她饱满的精神。上床之前,叶奕雄已经跟她一一介绍了自己收藏的宝贝,特别是玉器,那上百件的收藏让李璐大开眼界,孙副市长虽为副市长,却没活出叶奕雄这样的华彩,李璐嫁给他时,他曾给了李璐一枚镶嵌宝石的戒指,一直戴在李璐的手上,叶奕雄举起她的手指看了看说:这宝石是人造的,不值钱。
    李璐不相信地说:怎么可能呢,当时他花了四五千元呢。而且是在正宗的珠宝商店买的。
    叶奕雄一笑说:越正宗的地方越可能有假,金字招牌往往是护假使者。
    李璐亢奋的情绪一下子跌入了谷底,她大汗淋漓地从叶奕雄的身体上滚了下来,举起自己戴着宝石戒指的手看了又看,自言自语说:不是他骗我就是人家骗他了。   
    叶奕雄接话说:都有可能,人家骗他的可能性大,他骗你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我不信一个堂堂的副市长,送给爱妾的宝石居然是假的。
    哎,你说话掂量一下啊,我怎么成了他的爱妾了?李璐显然不
高兴了。  
    叶奕雄一笑道:你到他身边的时候人家有妻子,你不是妾是什
 
么?
    李璐听叶奕雄这么一说,仿佛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似的,茅塞顿开地说:敢情我真是他的妾啊?!
 
    我不知道,作家这样写是不是为了表达一种“真实”。有心的网友不妨看看,我们的周围有没有人这样的副市长?有没有人这样的“偷情妻子”?我相信,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作者 倪方六
 
 
 
 
推荐阅读:读书是一种缘分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