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方六的博客

梧桐树下戏凤凰

 
 
 

日志

 
 

虹影方舟子南都兄弟,请都别较劲  

2006-03-30 01: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南方都市报资深文化老编张超和著名的“打假学者”方舟子较起了劲,起因是方舟子颁过一个不良记者名录,把张超也给排上。方评张为“不良记者”,这一切又缘于虹影与张超的较劲,在2005年初要告南方都市报的事,因为虹认为张超编辑的文章涉及到了她2004年新作《绿袖子》抄袭问题。而这些事情,因为多少都与我有关联,之间的三角关系有点复杂。所以我现在也出来凑个热门,理一下,但本意不在添乱,只希望三方能走向共和。
 
首先我说一下三方与我的关联——
 
张超算是我的同行,虹影当年要告的对象,当时我接到虹影的“起诉书”时,心想张超有故事了。当天晚上,我拿起电话,与张超通了话,先是他女同事接的,后转给了张,张当时一听说虹影要告他,很激动(我在电话里的感觉),我想这是因为他觉得荒唐。
 
方舟子算是我的“亲戚”,我很看好的一个学者,虽然打假出名,但他的学问并非水货。上周我因为一件造假的事情与他通了话,向他请教,我一听就觉得我们很有缘,说得来。随后他还给发来相关的与我报道对象有关的材料,我很感动。后来我发了短信给他,认他做亲戚,因为我母亲姓方。
 
虹影是我的习惯性报道对象,算是我的朋友,她是大家都了解的著名旅英女作家,是我敬重的实力派之一,就不多说了。
 
我首先要对张超说一下。
我觉得你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你在《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我就来回应一下方舟子》文中说,“虹影不满其中的一段链接资料说她抄袭的事儿,还要跟本报打官司,并要起诉我本人——她根本就没看到报纸,是捕风捉影听人挑嗦的”,这话可能不正确,据我了解,并没有人挑嗦虹影(我是不会的),她也不会接受别人的挑嗦,是她自己在网上看到的,当时她还在英国。虹影当时要告你什么的,是她自己的行为和想法。
 
你的文中还说,“我记得有个外地的文化记者为这事还打电话过来让我回应,我就把上面这话跟他说了。结果写到报纸上就成了我态度强硬了——靠,强硬就强硬吧。”,“文化记者”就是我,你当时态度确实是硬了点。而且你知道的,这事你是说着玩的,我也是做着玩的。我们是同行,做稿子不会出卖同行的,只不过反映了一下你的情绪。另一方面,我猜想,虹影也不会真告下去的,不过就是一场文字游戏罢了。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会冒出方舟子“不良记者”的事情,你们还要与方舟子打官司 。为此,今年元月份北京书市期间,我专门让南都的你的女同行带话给你,有机会大家坐下来喝喝茶,事过一年多了,我还记着与你当时通电话的事情,可见我对同行关系的在乎。
 
再次我要对方舟子说一下。
你在《评张超“我就来回应一下方舟子”》中称,“流氓自由主义媒体南方报系豢养了一批流氓记者、编辑”,你这话不妥。树大招风,南方报系做新闻还是认真的,他们的许多记者我都认识,也有过很多交流,因为它们的报纸大家很关注,其中的错误大家也都会看到,就会被放大。而你没有注意的报纸,比南方报系要流氓的多。因此我认为,张超回应你是正常的,虽然言词过激;你再回应张超也是正常的,但有点情绪化的东西。我理解你的反应,你是名人,接受南方报系的采访多了,可能受到报伤害也多了。
 
我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把张超列为“不良记者”时确实考虑不全,如果因为一件事情,还没有完全弄清楚的事情,就给一名老的新闻工作者扣上“不良帽子”,我觉得不理智。仅借虹影的“起诉书”就给张超定性,也有点游戏和武断,这并不是因为张超是我的同行。新闻圈也是一个大江湖,你上次提到的南京晨报的事情,我还是支持你的,虽然他们的记者与我距离很近,同在一个城市。我支持你学术打假上面的行为,但不希望你来新闻圈打假,我建议你把张超从“不良记者”名单中删除。
 
其次我要对虹影说一下。
你这老姐呀,我想不到你的一本《绿袖子》会引出这么多的事情来,真可谓近年来文学界的最大风波之一。先是为上海的评论家张闳王鸿生朱大可等引出的“女作家相貌事件”;再是你和南方都市报和张超的误会,后来方舟子根据你的“起诉书”又弄出了“不良记者名录”,把张超给弄了进去;现在更热闹了,南方都市报又要告方舟子了。这一切都因为《绿袖子》和你,如果我当初在报道与《绿袖子》相关的一系列报道时,稍微降点温,或许就不会这样了。可《绿袖子》这本书到现我还看到呢,你什么时候赠我拜读?根据我的理解,你当时没有必要告张超他们的,他们对你并无恶意,也无意炒作,我看你在气头上就没有对你说。我后来仔细地看了南都的文章,我觉得他们那期报道做得不错,你要告应该告上海的有关媒体和记者——我不是在挑事端哟。
 
就此我想“调解”一下,我的同行应该对我的亲戚、我的朋友解释一下,消除误会;我的亲戚应该对我的同行、我的朋友表示理解,释放善意;我的朋友应该对我的同行、我的亲戚表达谢意,握手言欢。大家都是一个圈内的,不要再回应了,有时间玩玩“连连看”,不要连连操蛋——希望走向共和!
 
附文三篇:一张超的回应,二方舟子的再回应,三虹影的声明(“起诉书”)及我的报道
 
一  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我就来回应一下方舟子
 (张超) 2006-3-24 22:47:19 
老话说,人被狗咬了,你总不能去咬狗吧。我深以为然。但狗一年到头咬住你不放,你烦不烦哪?我为什么现在生气了?
前不久,偶然登陆“新语丝”网站,看到边栏那里挂着《中国不良记者名单》,打开一看,里面仍然有“南方都市报 张超”的字样,敢情人家是常年挂在那里的。这个名单我早就知道,去年在天涯论坛里就贴出过,颇沸沸扬扬了一阵,但一则我没干过什么不良的事,二则那个名单是方某人搞的,所以我一笑置之,而且还将它贴到本人博客里,供大家取乐——谁不知道被方某人咒骂几乎等于警察被小偷骂、好人被流氓骂,那是光荣呵,我惟一感到不安的是,在下何德何能,居然能享受到如此“荣誉”?
我以为这事过去也就过去了,只当被狗咬了一口。可是看到方某在他的网站常年挂着这个东西,还是忍不住来气儿,靠,我被你拿来诬蔑没啥要紧的,南方都市报凭啥要受这份羞辱?还有好多不了解真相、不了解方某德性的人,他们会真的以为南方都市报记者干了什么不名誉的事了!咬一下也就罢了,不理你你还得势了!所以,我当即决定要较下真,给方某一个小小的警告。
本想低调处理,还真以为我心虚了?我本来就是低调的人,本不想让大伙知道我竟然跟这样的人认真——丢人哪,所以请本报律师出面发函给新语丝网站和当事者,把南方都市报和我本人的名字从那个网页上去掉,道个歉就算没事了。没想到对方还更得意了——总算有人理他了——在博客和论坛里叫板起来。按本人的脾气,你Y想跟我纠缠,我还偏不上当,直接法庭上见得了。结果律师告诉我,经查,此人在国外,真实姓名、身份、地址一概查不到——当然费点事估计也不难,只是要起诉起来还真是麻烦!但是他在论坛里挑衅,把虹影那个事拿来作为我“造谣”的证据,还真蒙蔽了一些人,我要是不出来澄清,反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好吧,律师的事情先搁一边,等我来把事情说说清楚,免得让Y得意洋洋,还以为我理亏呢。
我咋就“不良”了?先说那个名单的事。去年八九月份,有人告诉我在天涯社区看到一份《中国不良记者名单》,“南方都市报张超”赫然在列,南都采编部门叫张超只有我一个,所以,应该是指我了。但我还是很纳闷,以为是个恶作剧,因为我本人做编辑多年,极少以记者身份在报上出现,即使写稿也大多数为评论,极少署名“本报记者”的。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众所周知,报社是新闻单位,在外边的人看来,编辑记者当然都属于新闻记者一类,我拿的证件不也是新闻出版署统一核发的“新闻记者证”嘛,所以,记者就记者罢。
可是,怎么就“不良”了呢?——搜肠索肚之后,忽然想起,平生惟一“涉嫌”的只有05年初编“文化年鉴·演义”的时候,虹影不满其中的一段链接资料说她抄袭的事儿,还要跟本报打官司,并要起诉我本人——她根本就没看到报纸,是捕风捉影听人挑嗦的。虹影要起诉本报的事被部门同事当笑话讲,所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们决定置之不理,都忙得要死,她要打官司打去,反正我们有律师呢。我记得有个外地的文化记者为这事还打电话过来让我回应,我就把上面这话跟他说了。结果写到报纸上就成了我态度强硬了——靠,强硬就强硬吧。
虹影为啥要告我呢?——有关《文化年鉴·演义》的事那么虹影又是为啥要跟本报以及我本人打官司呢?说来简直让人哭笑不得。这就说到05年初本报文化副刊策划的那个《文化年鉴》了,该年鉴连续三天以三叠专题形式推出,分别为《演义》《说文》和《评书》。年鉴的主要策划者是王来雨和我,我同时负责主编《演义》和《说文》两叠。我们的想法是以嬉笑怒骂的风格、以传统话本小说的形式,来调侃年度文化事件。一共13篇题目,找了张闳、余少镭、王小山、王来雨分头完成。到了编版前一晚,出现意外,还少一篇没人写了,叫天天不应,谁让我是统稿呢,半夜两点泡杯热咖啡,硬着头皮自己顶上,以 “文坛抄袭”为话题,虚拟角色,胡乱写就一篇应付了事。第二天,按统一风格,诌个半文不白的标题,署上名字,交给版面编辑做版。
按照专题的统一要求,演义之外,旁边还要加一段新闻资料链接——就是整理一段相关新闻资料,为读者提供一个阅读的新闻背景。我的那篇文章也不例外,在旁边,该版编辑从网上搜集整理了一段有关该年度“抄袭”报道的新闻资料,概括精简,加在一旁。大家从版上可以看得很清楚。    这就是惹怒了虹影的那个版。请看正文最后(版面中底部)划红线的地方,署名清楚地表明,偶只对这篇稿子负责。边上的那个,论理算不到我头上。不过么,这个真呢不到法庭上我就不跟Y较了,毕竟是同一版,谁整理的都一样,就算到我头上也可以。   
右边的如果加个栏目的话,应该叫“相关资料链接”——算不上是新闻,只是旧闻汇总,方便读者了解新闻背影罢了,一般人根本就不会注意。一段链接的资料惹恼了虹影“问题”就出在这段资料里。我们不妨把它放大了看一下,请注意,下面这张图就是上面划红框地文字内容。涉及虹影的部分,我仔细地划了红色下划线。请看红线部分,那就是令虹影不满、硬说我们侵害了她的名誉,要跟我们打官司的地方。说实话,我刚听到这事的时候还摸不着头脑,把版找出来,搜索了半天才看到这段文字,亏她不知怎么看到的,而且还动了这么大的火气。我们估计,一定有好事者跑去咬舌头。不过且不管了,她要生气也不奇怪,谁让我们是南方都市报呢。可笑的是,她“被指抄袭”又不是我们说的,我们只是客观陈述有媒体曾经报道过这么件事,又没说你就一定抄袭,犯得着跟我们上火嘛?让我哭笑不得的是,她一口认定这篇小资料是我的“报道”——我靠,这哪跟哪呀。所以,我才说懒得理她,爱告告去,本报律师最喜欢料理这种事。结果虹影闹腾了半天,也没见告上门来,本报律师为此还颇郁闷了一阵子。
谁知弄来弄去,就让方某人给盯上了。我也是现在才知道,方某人之所以盯上本人,原来不是因为虹影的事,还是因为当年那个年鉴里,有篇演义涉及到Y本人,而该版编辑正是区区在下,Y肯定恨死偶了。了解到这一层,我反倒不生气了。哈哈。我要打官司百分百胜算!所以,方某以为我怕跟他打官司,他错了。我为什么要怕呢?先不说虹影那个资料链接根本就不是我写的,要找也要找该版编辑算账,说我造谣就是诽谤,我告他百分百胜算。然后,退一步说,即使不是我写的,好歹是本报的责任,如果真是诬蔑了虹影,她告我们也没错。问题是,那篇资料里“诬蔑”了吗?道理十分简单,虹影抄没抄袭是一回事,媒体报道虹影“被指抄袭”是另一回事,请问,有没有媒体报道这回事?
本报相关资料里陈述的仅仅是“媒体报道”这一事实,而不是“虹影抄袭”这一判断,怎么能说是南方都市报诬蔑虹影呢?所以,虹影要打官司,我们根本当是笑话。而现在,我要告方某侵害名誉权,十拿九稳的胜诉,事实俱在,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说了半天,我也累了。咬狗的事,我不能干,但澄清事实真相,还是有必要的。方舟子要是不肯承认错误,继续侵害本人名誉权的话,剩下的事就交给肖曼丽MM了。
 
----------
二、方舟子评张超《我就来回应一下方舟子》
把《南方都市报》编辑张超的这篇“狗咬人”的文章转到这里来,无非还是要印证这么一个事实:流氓自由主义媒体南方报系豢养了一批流氓记者、编辑,而且以为有公费律师罩着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反正我们有律师呢”、“本报律师最喜欢料理这种事”,狗仗人势,坦白得极妙。不过,《南方都市报》的律师水平可真让人不敢恭维,“结果律师告诉我,经查,此人在国外,真实姓名、身份、地址一概查不到”,写明我的真实姓名、身份的简历在国内各大网站上都有,在《南方周末》彻底堕落之前,我曾经给它写过几十篇稿件,他们当然也知道我的真实姓名、身份,其律师居然还会查不到?至于我的联系地址,我以前也已说过可找我的律师。张超既然认为被评为不良记者是“几乎等于警察被小偷骂、好人被流氓骂,光荣”,不仅无损而且还拔高了其形象,还想告什么损害名誉权?连损害名誉权的前提是造成社会评价降低这点常识都没有?至于他为造虹影的谣言所做的辩解,也不过是沿用五岳散人“传谣不是造谣”的路子,但是,这个路子在这里也派不上用场,因为如虹影早已指出的,并无别的媒体说她抄袭,所以《南方都市报》说她“被指抄袭”,也就纯属造谣,连这么简单的逻辑关系,南方报系的流氓记者竟然弱智到弄不明白。
 
方舟子:下面是《南方都市报》法律顾问肖曼丽的来函。只要有事实依据,
任何人都有权利指控某个记者在造谣,无需官方机构的认定。被列入“不良记者”
名单的不良记者都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其不良,这些证据都在新语丝网站上公布过。
欢迎《南方都市报》张超来澄清一年多以前虹影在新语丝上对他造谣的指控。如
果张超要采取法律行动,请便。同时也提醒这位《南方都市报》法律顾问注意,
由张超编辑、张闳撰文、登在2005年1月10日《南方都市报》上的《[2004文化
年鉴第伍回] 名落孙山甘生忤逆 父子联袂学术双簧》,有大半的篇幅在用恶毒
的语言咒骂我,才是真正的诽谤,不要装得那么无辜。现把虹影的文章和《南方
都市报》的谤文也一并附后。

法  律  函

新语丝通讯网、方舟子:
  本人为张超先生委托的法律顾问,现特向你方提出严正交涉如下:
  你方自2005年7月以来,在自有网页(http://xys.freedns.us)首页“不良
记者”栏目里的“中国不良记者名单”中列出了张超的姓名及工作单位南方都市
报,并指出“防火防盗防不良记者”以及指称张超“造谣”。
  本顾问认为,你方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判定张超先生“造谣”,属于中国的
不良记者,并且在公开领域予以散播,该行为属于严重侵害张超名誉权的违法行
为;而且,张超作为合法的新闻记者,他是否有“造谣”的行径,应该由中国新
闻管理机构以及相关司法机关作出认定,你方没有资格予以评定。因此,你方捏
造并散布虚假事实的行为已构成诽谤。
  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有关司法解释,本顾问严正声
明:
  一、你方在收到此函后立即删除侵权网页。
  二、你方在收到此函3个工作日内在原网页上刊登对张超的致歉启事。
  三、你方在收到此函5个工作日内向张超以及南方都市报发出书面回函,对
此事予以解释、致歉。
请你方妥善解决此事,否则,本人将代表张超先生采取一切手段追究贵社的责任。
  特此函告!
                                       法律顾问 肖曼丽
                               二○○六年三月二十一日
--------------------
三虹影声明及我的报道
 
旅英女作家虹影要追究《南方都市报》法律责任 
  
  南方都市报惹恼了著名旅英女作家虹影!昨日她给江南时报发来一封《<南方都市报>造谣可耻!》的电子邮件,表示要通过她的律师对南方都市报追究法律责任。虹影称,该报在1月10日的“2004年文化年鉴”中,将她在2004年新推出的小说《绿袖子》“定义”为完全是法国女作家杜拉斯《广岛之恋》的“翻版”,将围绕在她的新作《绿袖子》争议归纳在“文坛抄袭事件”中,有意诬蔑她的小说是抄袭。
  经虹影本人同意,江南时报全文发表这封邮件———
  《南方都市报》2005年1月10日刊登“文坛抄袭事件”一文,其中说:“虹影小说《绿袖子》被指出小说的叙事方式等都可以看出法国著名女作家杜拉斯《广岛之恋》的影子,完全是它的翻版,被指为抄袭。”
  《南方都市报》如此报道,犯了诬蔑罪,我已请我的律师史玉生提出法律追究。
  关于《绿袖子》被指责“抄袭《广岛之恋》”的说法,完全是无中生有。《绿袖子》讨论会于2004年7月26日在上海举行,第二天上海《东方早报》报道,文中只是说“虹影在《绿袖子》中讲述了一个和《广岛之恋》有些类似的故事。”其后各种报纸报道,说是上海师大中文系张闳教授提出“抄袭”,张闳在2004年8月19日《江南时报》上特地提出声明:“绝对没有说过《绿袖子》抄袭了《广岛之恋》的话,甚至连‘雷同’一词都没有用过,只是称《绿袖子》的题材和《广岛之恋》有相似的地方。”
  因此,在场的《东方早报》记者报道用词是准确的。
  此后,各种报刊说“《绿袖子》抄袭”的不下四五十种,甚至不少报刊总结为2004年“文坛邪风”,但都只是说:“涉嫌抄袭”。这种以讹传讹的报道,我没有精神理会。文坛谤风如焚,我一向不予理睬,静以待之,清浊自见。
  但是《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却非常具体地诽谤我的作品《绿袖子》“完全是翻版”,“被指为抄袭”,而不再仅仅是“涉嫌”。此文明确无误地对我与张闳教授犯了诬蔑罪。
  《安娜·卡列尼娜》与《包法利夫人》都是说一个已婚女子有婚外情,最后都自杀,难道不类似?谁敢说托尔斯泰“抄袭”福楼拜?“抄袭”罪违反知识产权,《南方都市报》毫无根据,遽尔定罪,任意破坏作家的名誉,开起无需任何调查的“媒体法庭”。
  “一犬吠影,百犬吠声”,最后这条不仅调门高亢,竟然一口见血了!群狗乱咬,我只得自卫。
  虹影还表示,对于2004年在上海曝出的《绿袖子》涉嫌抄袭一事,她已在心里闷了半年多,现在南方都市报又这样明说她是“抄袭”,所以不能再沉默了———“南方都市报犯了诬蔑罪,当然要追究到底,我已经拿起打狗棒自卫,不能轻易放下。请所有正直的报纸直言。”虹影还责问道,此文章作者张超有无法律概念?不只要追究南方都市报的法律责任,虹影还要追究张超的法律责任。
  接到虹影的电子邮件后,记者随即采访了南方都市报这篇报道的主编张超。张超说,“2004文化年鉴”是以演义形式出品的,报道不存在“诬蔑”虹影、给她“定罪”的意思。即使文章有说她《绿袖子》抄袭的意思,那也不是南方都市报提出来的,因为“抄袭事件”都是编辑从网上搜集整理的。张超表示,他们不理虹影这一套,南方都市报也有自己的律师,要追究南方都市报的法律责任,可以与报社的律师联系。
 
 下一篇:
夜里我到流氓燕那里放纵了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