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方六的博客

梧桐树下戏凤凰

 
 
 

日志

 
 

由李亚鹏情诗想到了诗放屁  

2006-03-05 23: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题本来不是“由李亚鹏情诗想到了诗放屁”,而叫“李亚鹏情诗是诗放出的屁?”、“李亚鹏逮住诗屁转赠王菲”,一开始写时则叫“诗是豆包别不拿当干粮”、“诗是饮料不能当饭”等等。改成现在这个,是因为前一段时间看了李亚鹏给王菲的“情诗”。而题目这么一改可能吸引人了,但李亚鹏先生、王菲女士看到后很可能不高兴——请原因,我不是与你们夫妻过不去,而是借题发挥,说诗。
 
由李亚鹏情诗想到了诗放屁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片:李亚鹏公开在BLOG上的给王菲的情诗
 
言归正传。写点诗歌的文字已不是一次了,在BLOG里,今天再诌起诗歌话题,则是因为《东南快报》的一篇关于“诗歌成80后新时尚”的报道——
 
报道开头说,“我的孩子都快出世了/而我昨天还是一个孩子”,这是最近在一些80们青年们的QQ和MSN的签名档上流行的一句话。这两句诗的作者是80后的代表诗人阿斐。去年底至今,诗歌在80后一代人中重新流行,成为一种时尚。80后们认为,这些出自同时代人的诗句代表了他们的心声。
报道分析,诗歌重新流行,还与网络有关,这种短小精悍的分行文字,似乎天然适合网络这种载体,而有“E世代”之称的80后们更是网络的弄潮儿,诗歌很容易与他们结缘。80后诗歌具有一些共同特点,比如表达上口语化的流行,情绪上一边是纯洁一边是迷惘;题材最主要的当然是青春、欲望和爱。从诗歌重新流行中,我们可以看出80后们的独特的审美趋向和精神状态:自我,脆弱,开放,简单......
 
报道是记者吴海虹写的,我觉得海虹说的有道理,也颇有见地。但文章透出的信息,让我觉得不自在,当然这种不自在与报道本身无关:诗歌成80后新时尚竟然是玩QQ和MSN的结果,而80后喜欢诗歌也仅仅是把诗歌作为装点页面的元素来喜欢,如此这般,在80后一代人中重新流行的诗歌能算诗?其内涵和思想深度可想而知了,这种流行又能给催生诗歌的春天带来多少现实作用?
 
这让我想起了上月在网上四处“流行”的李亚鹏给王菲的情诗——“想到你的样子,我就笑了,还想要些什么呢?幸福还是糖?”大家说,这算不算诗?我看连排比句都不是,纯粹是诗歌放的屁让李亚鹏捡到了,于是转口赠给王菲。海虹所说的是不是这种流行诗,我看有点像,报道开头提到的诗——“我的孩子都快出世了/而我昨天还是一个孩子”,这与李亚鹏的“情诗”有多大区别?别的人怎么认为我不知道,反正我感觉不出是诗。诗是海的珍珠,诗是天上的云雨后的虹,诗是一闪灵光,诗是十年大旱后飘落的雨滴;诗让你读罢拍案叫绝,诗吟诵后让你摇头——我怎么就想不出这么美妙的语句。。。。。。
 
我接触过不少80后作家,其中不少人对诗的悟性很好,也有魏好的理解。海虹在报道中也提到,阿斐、王兮兮、陈旧、NUDE、AT、木桦、唐不遇、旋覆等人都是受到文学界认可的诗歌新生力量和新一代的诗歌明星。但我认为,因为心态上的问题,精神上的物质化,灵感上的钙化,真正能在多年成为臧克家,成为郭沬若,成为余光中,我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也许是我孤陋寡闻。我承认这些80后是新生力量,但目前看来只能是新生力量;我承认他们是诗歌明星,但只能是诗歌明星,还当不上喜欢捡拾诗屁赠老婆的李亚鹏式的明星。
 
现实中我发现,诗歌的写吟在年轻人中升温了,我点了不少新浪网友的BLOG,不少页面上出现了诗歌,个别女网友甚至把诗当成了网络世界的白马王子。但我也发现,有人是在折腾诗,把诗当囚犯,最后把诗折腾死掉。而像李亚鹏那样不是折腾了,简直是在糟糕诗!真的希望写诗和诗歌爱好者,把诗当成心中的圣洁女孩子、冰山雪莲,不要随意去动她。如果像李亚鹏那样,把睡梦中逮到的屁干当精品,还乐得手舞足蹈地赠给心爱的人,就更不应该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