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方六的博客

梧桐树下戏凤凰

 
 
 

日志

 
 

不要再“身体写作”,来点新词  

2006-03-06 19: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整理往来信件,发现了前年给女作家海男的被退回邮件,那是寄给她的几份样报。因为这,我晚饭后到网上时,就很注意她的新闻。
 
不要再“身体写作”,来点新词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海男生于云南省永胜县,原叫苏丽华。她写诗也写小说,我先知道她的诗而后了解小说。我觉得她的小说与诗,形成了很好的对比,小说中是世间俗念,诗歌里是心底欲望。近来她推出了不少作品,如《女逃犯》、《县城》,《情奴》、《私生活》、《花纹》、《我们都是泥做的》、《面孔》等等。
 
出版了新书总要吆喝一下,这里就有技巧问题。最近,海男的新书《从亲密到诱惑》由中国广播出版社推出了,但却使用了一个不再让读者兴奋的名词:身体写作。批评家谢有顺这样评价这部作品:许多女作家,一写到身体,走向的都是欲望的场景,仿佛身体可以撇开精神和灵魂而单独存在。海男不同,她笔下的身体有着坚实的基础,那就是不息的灵魂探索。
 
我觉得海男的新书再用身体写作来宣传有点俗。因为之前,她的作品《花纹》的定义就是,就是女孩身体的成长史——“身体写作”。现在再如此套用,我在想,就太陈旧了。不论你怎么说,打“身体写作”的旗号,就是靠作品中的身体文字和由此漏出的源自生理的欲的信息,来吸引读者的,达到畅销的目的,以取得希望中的市场效果。但作品中到底能把女人的身体暴露多少给读者?就算暴露了,读者还”好色”吗?至于批评家说是灵魂探索,那是应该是后话,应该是形容词了。说得不好听一点,那是评论家在作品研究会上的“座谈会语言”,才夸海南笔下的“身体”有着坚实的基础才是真的。所以,如其翻出快烂掉的“身体写作”,倒不如用“肉体写作”更直接。
 
不要再“身体写作”,来点新词。当初我给赵凝的新书《夜妆》吆喝时,用了“胸口写作”,就是基于这个思维,即在没有更好的新闻点情况下,干脆弄一个新的东东(新概念),宁愿因为新词汇的不当被骂,也不愿炒剩饭挨批。而新概念的寻找不是随便来的,得考虑综合因素,特别是作家本人和此部作品的情况。而且,还有得看记者本身的手段,就像厨师炒菜。而记者的手段更多与记者的经验有关,勤于思考总有灵感,只要不被红包和饭局弄昏。
 
海男算是很严肃的,但也是大陆最有争议的先锋诗人和作家之一,媒体称她总是在探索语言的秘密,并将这种心灵中的秘密准确地传达给读者。主要著作有诗歌、散文、小说三十多部。我给海男寄样报,是因为2004年由虹影新作《绿袖子》引发的“上海文学评论家批评中国五六十年作家相貌丑陋”一事。当时,海男与毕淑敏、赵凝也都公开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声援”虹影。在几篇报道出来后,我就给她寄了,但却弄错了地址。此后一忙,也就把这事情给忘记了,也没有再问她住在哪。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