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方六的博客

梧桐树下戏凤凰

 
 
 

日志

 
 

当法海爱上许仙的老婆——说说重述神话  

2006-04-10 21: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法海爱上许仙的老婆——说说重述神话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电影《青蛇》中,张曼玉演的“小青”挑逗赵文卓演的“法海”,终使法海坏了修炼多年的道行,但张曼玉那温柔一吻也成了电影的经典镜头之一。
 
近来,文坛的“重述现象”引起大家关注。其中,最重要的当数全球同步出版项目——重述神话。在去年狂炒苏童是中国惟一一个参加此项目的作家之后,有点新闻经验的人都可以猜想出,出版社该进入下一环节的操作了,让更多的作家加入。因为,中国的古老神话无数,岂是一个苏童可以重述的?果然,进入2006年后,重述阵容壮大了,阿来、格非、莫言、叶兆言、李锐、余华等6位作家加盟了重述队伍。
 
现在读者最关心的,其实并不是由什么样身份的人何种级别的作家来重述,因为文学作品质量的高低并不与作家的名气成正比。读者现在关心的是重述后的神话会是什么模样,还是不是神话。目前对外公布的选题是,苏童重述的是“孟姜女”,阿来重写藏族史诗性传说“格萨尔王”,叶兆言是更新“后羿射日”、“嫦娥奔月”,李锐则改写“白蛇传”。目前,尚无一部重述作品出版。但根据目前传的信息,大作家们都想对历史人物来一番“革命”,推倒重来。
 
完成进度最快的自然应该是苏童。日前,出版社已主动向媒体“吹风”:经过几个月的闭关写作之后,新孟姜女已正式完成,苏童还为自己重述作品取名《碧奴》,已把“作业”交给了出版社。苏童称,“碧奴”是他为孟姜女起的一个新名字——“碧奴”和孟姜女的故事有很大的不同,她不再哭哭啼啼了。而其它的几位作家也都有表示,自己的重述将会给古老的“神话”一个新的生命意义——进行颠覆性创作。
 
我为中国作家们对重述的十分热情感动。说起来,这样的重述并不新鲜,中国的许多作家都“重述”过民间故事历史典故一类的东西,并且写得很有意思(从中也可见重述的魅力有多大)。如江苏省作协副主席、著名女作家黄蓓佳近年就重写过“牛郎织女”等,最后形成了一本《中国童话》,据介绍,这本书受到了小读者的欢迎。
 
放开来讲,在影视界,这种“重述行为”从没有停止过,港台是对中国历史进行重述最早也最利害的地区,大陆是近十来年开始“扩大化”的。《铁齿铜牙纪晓岚》、《新白娘子传奇》、《宝莲灯》等,都是对历史的重述。
 
如果把家喻户晓的孟姜女改叫碧奴,这还叫孟姜女?还能哭倒长城三千里?神话故事能流芳百世,是因为其身上特有的在特定语境特定时代下产生并存留的元素,或说基因。现在要“抽其筋,剥其皮”,神话的在作家在电脑上重组后重生,其原有的文学价值阅读快感历史精华时空坐标,还会存在吗?
 
影视圈的人知道自己的作品当真不得,所以导演为了让观众明白,都会告诉大家这是一个新编故事,是戏说,许多情节“纯属虚构”。因而虽然有人对此不尊重历史的行为很有意见,但也就说说而已。现在,文坛出现的这股“重述现象”,却不像这么简单,虽然作家是坐在电脑前进行“纯属虚构”,却没有人用这个词直接表达出来;虽然是胡说八道,却没有人标上自己的作品是“戏说”,而只称是重述。“重述”引发的迷惑和错觉,会对读者意识和感觉造成伤害,当然,更是对历史的伤害。
 
五一期间,又有一部“重述式”的电视剧要在CCTV8播出了——央视版新《白蛇传》。据说,因为前有赵雅芝、叶童主演的《新白娘子传奇》的成功和深入人心,导演为增强故事性,与时俱进,对故事进行了全面的观念更新,传统中说法海破坏白素贞与许仙的爱情,是为了降妖伏魔,导演认为此说有些牵强,于是编剧给了法海一个理由——嫉妒,他爱上了白素贞。我不知道李锐对“白蛇传”会怎么重述,会不会让法海也爱上白素珍?说不定更加大胆,让老法海与许仙的偷情呢!
当法海爱上许仙的老婆——说说重述神话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央视新版《白蛇传》中的白娘子,陷入法海的“情网”中
 
当法海爱上许仙的老婆——说说重述神话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央视新版《白蛇传》中的法海,动了俗念,受上了许仙老婆
 
能重新关注留存久长的民间神话,对于保护和传承人类的非物质文明,应该说是一件好事。所以这项由英国坎农格特出版公司发起的活动,据说得到了包括英、美、中、法、德、日、韩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知名出版社参与。但是,这项活动毕竟不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的活动,说到底它还是一种商业行为,说到底重述的作品是现代故事的古装化写作,是作家个人的情节喜欢。这不由得不让人怀疑,这样的重述到底怎么“发扬光大”,对保护历史、传承文明有多大的意义?我能不能这样认为,重述写作是一种重复劳动?我们的周围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那么多下岗工人、失地农民、靠坐台养活自己的女大学生。。。。。。等着作家们去关心呢,为什么要把有限精力释放到抓不着看还烦的地方,枉费才华?!
 
写到这里,我要表达的意思并没有结束,我想起黄蓓佳接受采访时说过的话——我本来是要解构颠覆传统童话,用现代思想和观念将他们重新打造,开笔写作之后,觉得不能这么做,有一个声音在阻挡我:我不能为了讨读者的好、讨评论家的好,把传统意义上的民族童话弄成一个似是而非的东西。原汁原味的重写更有利于传播民族文化的精华,它也是我们这个社会日益失去的宝贵财富。因为很多自以为先锋前卫的作家学者,颠覆解构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很多事物过犹不及,也许它本来有缺陷,但由于它自身的缺陷而盲目反对走上另一面,未必就是完美,而是由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传统文化中本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去继承和发扬!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