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方六的博客

梧桐树下戏凤凰

 
 
 

日志

 
 

我在苏州时的记者生活(我爱苏州)  

2006-05-24 23: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找材料,竟然找到一组摄于2001年底的照片,我想起了在2001年底至2002年,在苏州时的一段生活。
 
当时我所在的报社要开拓苏州新闻市场,我作为主力之一去了。对去苏州,报社高管层那时产生了很大的争议,为此还召开了报社全体采编人员大会,讨论此事。大家对“打苏州”的前景并不看好,后来三位有不同意见的高层,因此离职了。但我坚决地拥挤总编王的决定,并体现在行动。采写出了《“开发热”蚕食周庄江苏省人大特别关注古镇保护》(打苏州的第一期头版头条)、《周庄,你不该太俗气》、《不能把周庄养成风尘女子》等一系列很有影响的报道,奠定了报社在苏州报业市场的地位(后来发生变化,辜负我的当年的努力)。当时的新闻做的很好,报纸在苏州的报业圈和读者中产生的震动不小,可以说苏州报业警醒由此开始。当年,作为对下属子报的肯定,人民日报的领导专程去苏州看望了“参战记者”,总编专门把我介绍给北京领导,我当时心里很开心,也很自豪。
 
但我们工作条件很差,给每个记者发了一辆自行车,作为采访的交通工具。不到一月,有人的车子就丢了,被偷了,我的车子保管最好,一直到我离开苏州,交到新的记者手里。生活条件也是极其糟糕,租住在一家阀门厂的招待所,室内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地步。四个人一间,旁边就是厕所,整日臭气冲天。
我在苏州时的记者生活(我爱苏州)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民工宿舍”,那时不少记者都还在用BP机,焦床上那黑的即是他的BP,当时他不好意思拍照,于是故意装睡着了······
 
最难的是,采访了一天写完稿子回到房间后,浑身疲乏,躺在床上不想动,但不动还不行,要把满是汗臭味的衣服洗掉,只有两个女记者黄和华(华打完苏州,回到南京跳槽了),人家也很累,你根本就不可以请人家给你洗。报社在这方面想的很周到,给每个记者买了两只塑料盆,一只洗脸用,一只洗脚洗衣用。可以说,条件苦到与农民工一点区别没有,衣着也不能讲究,如果不说,外来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住在招待里的是一群记者。
 
当时与我(坐在那看报纸者)住在一起的是记者许(图中墙角上着背心短裤者),还有摄影记者徐(徐现在与华都在南京晨报,徐图中没有,他正站在高处给拍此片,晚上我还找到了一张他给朱镕基总理拍的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向市民挥手的照片)和焦(图中躺着睡觉那家伙),可能徐看到条件的艰苦和前景的迷茫,未等打苏州任务完成,就逃走了,跳槽了。这张照片就是徐摄的,当时就说留下一个纪念。我应该感谢徐,他在苏州的一段时间给我摄了大量的个人照片,几成我的私家摄影师。后来,徐的作用让焦替代了,焦成了跟在我身后的人。
 
说到焦,我就要说另一件事情,我那时代着跑体育条口,焦跟着我摄影。就在苏州期间,我与新浪狮教头邱大宗、今年3月份辞职的新浪原董事长姜丰年,还有当年伍绍祖的境外顾问(听说现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顾问)、新浪狮领队兼总经理,还有一些台湾球员,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那会儿,台湾的篮球队首次进入大陆的篮球联赛,成了两岸解冻的一个信号,引起各方的关注。每次苏州有比赛,姜丰年必定飞过来,他多次接受我的专访,在球场边我们几乎成了哥们,他经常醒我这不能报,那不能早早说,以平衡新浪狮与大陆与苏州的微妙关系。但后来我还是放炮了,提前半年将新浪狮从苏州撤退的消息报了出去,让苏州官方和国家体育总局都吃了一惊,当时还引起苏州官方媒体对我的围攻,认为是假新闻。大宗前年执教南钢的前前后后,我是唯一最先清楚的大陆记者,现在他每次来南京,我们还会通话问候。只是各自在忙,两三年没有见面了,下次说不准我们会在台湾喝茶。
 
当时,在一天的辛苦之余,大家喜欢做两件事,一是去外面的休闲中心蒸桑那,就洗澡(我喜欢洗澡的习惯就是那时养成的);另一件事是上网灌水,把工作和生活的艰苦诉给网友听。主要去的地方是西祠胡同上“记者的家”,这是原来的同事刘玩的一个板块,现在名气大大的。不能忘记,我发贴时用的是“我爱苏州”的网名,我的贴子当时在网上还有一些影响,特别是领导看了后心里觉得不舒服。后来,有领导见我在网上大发洗衣服不方面的牢骚,特地安排记者王等人去二手家电市场,花150元买了一台不放衣服时转不死,一放衣服死不转的二手洗衣机。
 
一转眼五年过年了,当年去赴苏州参战的记者都因各种原因,差不多都离开了原报社。那时的黄和华都没有结婚,是个姑娘,现在黄已是“妇道人家”了,儿子已两岁。我觉得华有点不够意思,呵呵,当时说好结婚请老倪喝喜酒的,结果却让我痴等了,晚上听徐告诉我,她要向报社请假回家待产了。
 
难忘岁月,岁月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