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方六的博客

梧桐树下戏凤凰

 
 
 

日志

 
 

哭鲁迅炒曾炜?回应外界质疑  

2006-08-18 15: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主要是我在8月7日写的一篇BLOG《鲁迅、冰心PK不过“玉女作家”——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给我惹的麻烦。这个BLOG上了新浪头条同时,也被众多的网站转发,有的还形成专题进行观点上的PK,并成为评论写手和好事者的“原材料”。有人在媒体上公开撰文说我这是小骂大帮忙,为鲁迅悲哀的同时,在炒作曾炜;有的说我的悲哀大可不必,“哭得太大声”,称我的观点过于迂腐;还有说我在添乱,大惊小怪······说实话,我在年初接受建议,开始写新浪BLOG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种情况,因为我的观点和思维一向有异于主流,甚至有点不伦不类,极易惹事。所以,开博时我特地在公告栏上作了《一点说明》:BLOG的观点仅仅是个人的看法,没有任何倾向性,更无意侵犯他人隐私。这个“一点说明”没有用,还是引来众多人的误解和非议。
 
某网站搞的“青少年影响最大的十位作家”调查一事,我是比较早知道的,因为根据我多年的新闻经验,这种事情里面肯定有策划的。但在看了排名后,作为一个文化圈内人,我还是吃惊的。如此这般的排名榜,不论是自己报道过的,还自己参与策划过的,已不止一个,但如此这般名目张胆地以狂贬鲁迅达到炒作的目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所以,我吃惊。我因此拒绝了“正面报道”,而是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了一下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由于我与曾炜在南京见过面,大家又都在圈里,说实话面对一个美女,我也得绅士一下,不好意思说多少“坏话”,在批评的时候也得让人家看到你的真诚和负责,所以这篇BLOG写的虽然激烈,用词虽然偏重,但在整个行文过程中,尽量把对一个尚在创作上升期、极有实力的女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所以,我得在恰当的地方以恰当的语气介绍一下她,不然这对曾炜就太不公平了。因为这个排名榜根本就不是她策划的,甚至她是不知情的,如果说有负作用,曾炜也是受害者呢。
 
但就因我在文中“怜香惜玉”了一点,有人就撰文我这是“拙劣炒作”,还有博友称曾炜是我的小蜜。有一个叫黄麟的“冷眼旁观者”,写了一篇《拿“玉女作家” PK 文学大师,不过是一种拙劣炒作 》,文中称, “XXXX”文学网站发布此惊天大消息之后,立刻有大网站及时“跟进”,在博客的显著位置刊出介绍曾、郭等人的文章。有个叫倪方六的,写了一篇《鲁迅、冰心PK不过“玉女作家”——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采取明贬暗褒的手法,小骂大帮忙,对曾、郭这些人的“业绩”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一些个上不封顶、下不保底的信息,直听得你耳朵流油,恍如隔世,俨然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如果你明目张胆旗帜鲜明地支持这些玉女作家,手法太直接了,小把戏明眼人一目了然,当然不行。于是那些一哄而上的炒作者,只有采取“打着红旗反红旗”、“批着炒作玩炒作”的办法。看看这位姓倪的仁兄,讲得多么生动感人呵:“鲁迅是我景仰的文学大家,然而现在我却替他悲哀了起来……更多的出版人、书商,甚至一些学者拿鲁迅来做噱头,恶意篡改鲁迅在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时不时拿鲁迅出来PK一下。这让喜爱先生的人,时尚一点说鲁迅的FANS们,到了 “孰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
  倪先生大大地愤世疾俗替鲁迅先生“悲哀”了一番之后,接着动用了一大堆篇幅,给我们介绍起“曾玉女”来:“……曾炜到底为什么红?我不知道。说实话,我见过这位“70后”,而且对她有良好的印象。前年她在南京一家书城签名售书时,我曾就“玉女作家”这个概念,当面对她提出质疑,当时一是因为“玉女”这个概念被使用得太滥了,从徐静蕾到刘亦菲到杨玉莹,都曾被贴上“玉女”的标签;二是因为曾炜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成熟时尚的上海滩现代女性,而找不到玉女的感觉……”

接下来还说,出版商基本上有一个约定俗成的“炒作流程”。一旦他们决定要推出哪个作者,他们就会在主流媒体或影响较大的网站,花钱请一帮人轮番上阵,有唱正旦的,有唱花脸的,你方唱罢我登场,把个文坛“论争”得蜩螗沸羹,风生水起。满汉全席是“炒”出来的,发霉变质的旧饭也是炒出来的。

看了“冷眼旁观者”上面这些文字,我知道他也不是外人。如果说我是在替曾炜炒作,小骂大帮忙,那“冷眼旁观者”连曾炜也没有“骂”,倒拿我来说事,这般炒剩饭才是真正的炒作呢,正中排名榜策划者的初衷,策划者正愁没有人跟着起哄呢,“冷眼旁观者”果然上钩了,呵呵,应验了一句老话,谁比谁蠢?谁比谁聪明?其实你不蠢,我知道你是有意上当的。

花钱请一帮人轮番上阵,有唱正旦的,有唱花脸的”,“冷眼旁观者”连这底细都知道?博友看了就该清楚他是什么人了吧!别立牌坊啦,谁不知道谁!不过声明一点,我从不会要这种钱的,也没有人出钱买我炒曾炜。当初我把“小意全国征婚”弄得沸沸扬扬,“胸口写作”说得神神秘秘,上海王鸿生、张闳等文学评论家讥讽虹影“相貌丑陋”一事搞得真真假假······也有外界甚至同行质疑我收了“红包”,其实全是扯淡,我玩的是兴趣,享受的是新闻效应带来的那份快感!

再说一位叫周枝羽的在自己的BLOG中直接以《倪先生哭得太大声》为题,把我摁在醋坛子里,骂了一把还猛酸了一把:

倪方六先生,我不是在给你的经典缝裹尸布,你不必哭那么大声······这位倪先生又哭了,这回好象是鄙人逗哭了他。因为我在博文里说,中学生读《红楼梦》不如读曾炜们,倪先生如丧考纰,以为是对经典文学名著之莫大侮辱。倪先生的逻辑还是一样的。既然鲁迅、《红楼梦》是名著,那你们就得喜欢,你们不喜欢就不正常,就是歪理邪说,就是别有用心,就是该被批判和镇压的,这味道,有一股法西斯的味道啊。

周先生,你又是“裹尸布”,又是“如丧考纰”什么意思?对文化现象的正常探讨,难道非要把生你养你的供你上大学的父母扯进来才解恨?如果这事让你的长辈知道了,大概你要挨骂了——你这不知礼数的东西,书怎么念的!

太忙了,不写了!

 

上一篇:学生用字典曰:鸡,妓女的贬称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