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方六的博客

梧桐树下戏凤凰

 
 
 

日志

 
 

曹操墓有关史料的新发现  

2010-01-03 11: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操墓有关史料的新发现

——回应刘庆柱老师“业内人士不能说外行话”

本文作者 倪方六

 

曹操墓里是否应该有墓志,这篇博文暂时不论,我来回应刘庆柱老师的“业内人士不能说外行话”。

 

曹操墓有关史料的新发现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刘庆柱近影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长、著名汉魏考古学家刘庆柱1日,在北京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很多所谓的“业内人士”、“专家”的异议已经不攻自破。比如,江苏考古学会会员、盗墓史专家倪方六认为,没有出土墓志或哀册是此次挖掘的最大“硬伤”。“提的问题就不像业内的话。墓志铭在东汉晚期是不会在墓里的,到魏晋时期才有的。提问前应该查一查东西再说,不要提外行问题。”

 

新华社的专访播发后,我接到一些媒体同行的电话,问我是不是说了“外行话”。我的观点是,如果以刘庆柱老师的身份来衡量,我不是业内人士,那么我说的话自然不是“内行话”。

 

从新闻学的角度来看,我这样的“外行人”说“外行话”,是很正常的,并不是什么新闻。相反,刘庆柱老师是真正的“业内人士”,是“专家”。他说了外行话,才是新闻呢,而刘老师现在就闹出了一个大的“新闻”!

 

刘庆柱老师接受新华社专访时所言,正是最大的“新闻”,说句不好听的,这个大笑话,出自中国考古学会秘书长之口,令我学生的学生辈的“外行人”很是不安——作为一名秦汉史专家,竟然连墓志的出现时间都搞不清楚。

 

不只如此,河南方面的“专家们”也异山同声地反驳我——“曹操年代没有墓志”。真的吗?我在刘庆柱老师的谈话发表后,我确实好好地查了资料,以免再说“外话话”。很好,我的书架上就有这方面的书。

 

曹操墓有关史料的新发现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古代墓志式样之一,出土的秦前墓志

 

对墓志在中国出现的时间,确实是存在争议的,目前中国史学考古界至少有四种观点。我这里不用自己的文章,而用和刘庆柱老师同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彭卫(彭现供于历史研究所,刘原供职于考古研究史)的研究成果来说明。

 

彭在与杨振红合著的《中国风俗通史·秦汉卷》中的观点来说明这一问题。

 

墓志又叫墓志铭,会随葬于墓内。学术界关于墓志出现时间有如下看法——

 

1、西汉说。清人叶昌炽《语石》卷四,据《西京杂记》西汉杜子春临终作文刻石埋于墓前,以及《博物志》载西汉时南宫寝殿有葬铭,谓“此实志铭之始”。与刘庆柱老师是同事,同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赵超,对此曾专门作了考古,并著书出版,赵认为,西汉时期出现的“告地状”为墓志的滥觞。(参见赵超:《墓志溯源》,《文史》第二十一辑,中华书局1983年版)。

 

2、东汉说。以罗振玉、马衡、赵万里等分据贾武仲妻马姜墓记、张宾公妻穿中文.冯基石椁题字,认为此即墓志起源(参见罗振玉:《辽居稿》;马衡:《中国金石学概要》第二章《凡将斋金石丛稿》第89页,中华书局1977年版;赵万里《汉魏南北朝墓志集释》卷一)。


3、魏晋说。日本学者日比野丈夫是此说的代表(日比野丈夫:《关于墓志的起源》,《江上波夫教授古稀纪念论文集·民族·文化篇》)。

 

4、南朝说。代表人物为清代学者顾炎武和端方(参见顾炎武:《金石文字记》卷二;端方著:《陶斋藏石记》卷五)。

 

赵超认为,以上诸说中,以“西汉说”最有说服力。

 

曹操墓有关史料的新发现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1975年在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战国(秦墓)出土的木牍

 

赵的观点在中国考古界是主流,原南博考古队队长、现南京师范大学考古系副教授王根富便认为,汉代有墓志了,赵和王的观点都是“西汉说”的代表。为什么考古的主流观点是认为,因为在新中国成立后几十年里的无数次的考古发掘中,都发现了西汉时“墓志”,即“告地状”。

 

《中国风俗通史·秦汉卷》认为,在西汉前期墓葬中,有瘗埋告地状的葬俗。告地状系将死者从阳间移交到阴间的书状,通常书写在木牍上,其行文格式略同阳世官方文书,主要记录死者姓名、籍贯、丧葬时间、所携带物品(随葬品)以及移交对象。

 

如江陵凤凰山10号墓告地木牍云:“四年后九月辛亥,平里五大夫伥(张)偃(敢)告地下主,偃衣器物所以蔡(祭)具器物。各令会以律令从事。”(1975年第九期《文物》上《关于凤凰山一六八号汉墓座谈纪要》)

 

江苏邗江胡扬五号汉墓告地状云:“七年十二月丙子朔辛卯,广陵官司空长前丞(龙?)敢告土主。广陵石里男子王奉世有狱事,事已复,故。郡乡里遣自诣穴。八年狱计承书从事。如律令。”(《1981年《文物》第一期:扬州物馆馆《江苏地步工胡扬五号汉墓》)

 

从内容上看,西汉人心目中的地下官员有“地下主”、“土主”等;东汉时期陶瓶文字中的地下官员有丘丞、墓柏、地下二千石、蒿里君、决曹、尚书令等。(1980年第一期《文物》:唐金裕《汉初平四年王氏朱书陶瓶》)

 

买地券中则有丘丞、墓伯、地下二千石、墓左、墓右,主墓狱史、墓门亭长。(《贞松堂集古遗文》卷一五“延平四年买地券”)

 

实际上,墓志的实际出现时间,应该比西汉还早。

 

曹操墓有关史料的新发现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古代的砖名式样之一,北魏王礼斑妻舆砖铭

 

学术界认为,告地状是后世墓志的源头。但据文物资料,秦墓瓦文较其更早。秦始皇陵西侧秦刑徒墓出土18件瓦文,有19人的墓志文,行文格式有:地名+人名,地名、爵名+人名,地名、刑名+人名,地名、刑名、爵名+人名等类型。(始皇陵秦俑坑考古发掘队:《秦始皇陵西侧赵背户村秦刑徒墓》,《文物》1982年第三期

 

与告地状性质相似的还有墓砖铭,其内容包括死者名籍和身份。赵超在《墓志溯源》(《文史》第二十一辑,中华书局1983年版)证明,传世年代最早的墓砖铭是东汉章帝建初年间(公元76—84,比曹操死早一百多年)的,用者多为普通百姓和社会下层。

 

如洛阳东汉刑徒墓地出土大量墓砖铭,其中一块云:“无任河南雒阳髡钳赵巨元初六年闰月四日物故死。(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工作队:《东汉洛阳城南郊的刑徒墓地),《考古》1972年第四期

 

从上所述,大家应该很清楚,刘庆柱老师的所谓“墓志铭在东汉晚期是不会在墓里的”,到底是内行话,还是外行话。

 

能证明刘庆柱老师对新华社谈话观点是错误的,倪方六观点是正确的学术成果,都是刘庆柱老师自己同事著作中的,作为当年的所长,刘庆柱老师能不知道吗?如果不知道,说明刘老师的学术修养是存在问题的,我只能只好把刘庆柱老师称为所谓“业内人士”、“所谓专家”了。

 

曹操墓有关史料的新发现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曹操老家亳州祖坟

 

如果说我在曹操墓上没有发言权,那么,我认为,刘庆柱老师同样也没有发言权!

 

退一步说,就算墓志出现的“西汉说”也不能肯定,那么您刘老师的“魏晋说”也是学术猜想,同样是一家之言,只能是您的个人观点。既然如此,刘老师啊,您老人家怎么就那么武断,您的观点是正确的呢,倪方六的观点是错误的呢?

 

上面是我在有关曹操墓有关墓志争议上的“新发现”。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发现,刘庆柱(包括河南的专家们)应该早就知道了!为什么明知道而不说出真相,有意弄混事实真相,把说点真话的我这个“外行人”的观点全盘否定?是不是有有什么难言之隐!是不是怕将来不是曹操墓,坏了您的一世考古英名,让您名声扫地,而只得赤膊上阵,全力挺曹操墓!

 

刘庆柱老师也是桃李遍天下了,我是晚辈,我觉得您不应该在为挺某一件事情,为了一时的小利益,而不顾德高望重的身份,急吼吼地出来指责别人说“外行话”,如果搞不清楚,您可以打电话问问您的老同事、老同行啊!

 

现在曹操墓在考古认定上,就是有遗憾,或说硬伤,这是考古圈都心知肚明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49)|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