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方六的博客

梧桐树下戏凤凰

 
 
 

日志

 
 

后赵皇帝系古罗马人后裔之谜  

2011-09-16 16: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秘消失的古罗马军团到了中国?

本文作者 倪方六


上个月,我参加了甘肃金昌的“骊靬文化”国际旅游研讨会。

 后赵皇帝系古罗马人后裔之谜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这次研讨会的规格颇高,仅国内便去了不少权威:广州大学旅游学院资深教授肖星、上海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高峻、重庆师范大学旅游学院院长罗兹柏、陕西师范大学旅游与环境学院院长薛东前,还有西北师范大学旅游学院院长把多勋、副院长徐兆寿、兰州大学资深教授汪受宽、刘光华等。会上,最重要的研讨话题之一是:金昌市辖永昌境内的“骊靬人”与古罗马军团后裔的关系,“骊靬县”是不是古罗马人的聚居地。

 

看到大家在会上激情四射的演讲,我一直在想,骊靬人真的是古罗马军团的后裔吗?以“古罗马军团”的名义来开旅游,是不是在开国际玩笑?罗马人认同么? 为此,会上我也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将之进行旅游项目开发是未尝不可,但如果将之上升到学术层面来讨论,则是扯淡!

 

写到这里,可能有的读者不太明白我在说什么,什么是“骊靬人”啊?那我就从头说起。

 

骊靬,是中国古人对古罗马的称呼,自然所谓的“骊靬人”就是古罗马人了。骊靬,中国史书上有多种写法,如黎靬、力虔、力揭、力乾,可能都是谐音讹传而来。骊靬是对这古罗马人的不恭口语,在中国史书上,更多的时候则把古罗马帝国称为“大秦”。这些“骊靬人”一直在中国古代汉人眼里的胡人地区生活,为了与本地胡人区别,史家便称之为“秦胡”。

 

后赵皇帝系古罗马人后裔之谜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手拿古罗马盾牌的骊靬人,拍于者来寨现场

 

 

秦胡还有揭虏、力羯、羯人、虔人、大胡、卢水胡、骊靬戎等多种叫法。骊靬人为什么又叫“羯人”,这也应该是谐音讹错而来。骊靬被谐讹为“力揭”,力揭又谐讹为“力羯”——“羯人”就这么出来了。

 

照这样说来,还有罗马人的后裔在中国当过皇帝呢,他就是十六国时期后赵建立者——明帝石勒(274年—333年)。

 

石勒,字世龙,原名匐勒,在上党武乡(今山西榆社北)人,他就出身羯族。史书记载,少年时的石勒,健壮有胆力,善于骑射,很有才干,乱世中,被晋军掠卖到山东为奴隶。先跟着汲桑起义,后投汉国刘渊,最终代汉混成了皇帝。


对于羯人的来历,中国史学界有多种观点,但基本的观点是,羯人是“杂胡”,也就是说,他们不是中国地产胡人。羯人确实像欧洲人,高鼻、深目,信奉祆教。从他们的信仰来看,他们确实不是中国的“胡人”,因为祆教就是拜火教,在过去的波斯(南伊朗一带)特别流行。

 

但是,“古罗马人后裔在中国当皇帝”一说,虽然是我的戏说,并非是无稽之谈,而是有影子的。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他们与古罗马东征军团的逃亡有密切关系。

 

后赵皇帝系古罗马人后裔之谜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古罗马东征军团逃亡将士到中国永昌境内的路线图

 

在公元前一世纪,当时地球上有两大超级帝国,一个是东方的西汉,一个是西方的罗马。其时(公元前60年,汉宣帝刘询神爵二年)的罗马帝国是克拉苏、庞培、凯撒组成的“三头政治同盟”。曾因残酷镇压斯巴达克奴隶起义起家的古罗马军事家克拉苏,为了掠夺更多的财富,派兵攻打帕提亚(今伊朗一带地区,即中国古书称的“安息”)。


克拉苏率领七个军团约四万多人,于公元前54年(汉宣帝刘询五凤四年)冬天,渡过幼发拉底河。公元前53年(汉宣帝刘询甘露元年)5月,两军相遇于帕提亚境内纵深处的卡莱。帕提亚军队的总指挥是青年将军苏累纳,他采取“诱敌深入,围而歼之”的战术,让军队后撤。克拉苏不知是计,还以为帕提亚军不堪一击,逃跑了。苏累纳将克拉苏军团诱入今叙利亚草原深处时,帕提亚骑兵突然掉头,万箭齐发,把善打“鱼鳞阵”的罗马军团打击措手不及,支离破碎。最后,罗马军团只逃出了由克拉苏儿子带领的六七千人,其他或死或俘,克拉苏也被俘。被俘的克拉苏下场很惨,被安息国王用炼化的金汁灌进喉咙而烧死。

 

古罗马历史学家阿庇安在公元一世纪写的《罗马史》,记录了这次“卡莱之役”,数万俘虏被遣送安息东疆马吉安那服役或守边,但对这逃出的数千人下落,阿庇安在书中却没有交代。这批将士,他们后来既没有回国,也没有在安息发现,不知道跑哪了,就这么奇怪地消失了,成为世界军事史上的不解谜团之一。

 

后赵皇帝系古罗马人后裔之谜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古罗马军人作战场面

 

这批数千人的古罗马军士将士到底去哪儿了?难道去了外星球不成?

 

就在连罗马人都快把这段历史忘记的时候,1957年,一位名叫德效谦的美国汉学家公开了他的惊人发现,当年这支消失的罗马军团并没有消失,而是落到了中国,在河西走廊上、今甘肃金昌市辖的永昌县境内定居了下来,具体说就永昌县的者来寨(现易名“骊靬村”)一带。

 

这一发现,距事发正好2010年,国际史学界为之震惊。

 

德效谦是怎么发现这一惊世秘密的?原来,“情报”藏在中国的史书《汉书》中,其中的《陈汤传》(卷70)上记载了这么一回事情,大意是公元前36年(汉元帝刘奭建昭三年),郅支匈奴(北匈奴)犯上作乱,屡杀汉使,西汉朝廷遂派大将陈汤和西域都护甘延寿一起,率兵征讨之,兵力不足的情况下,郅支便向西域的另一国家——康居国“借兵”应对。

 

后赵皇帝系古罗马人后裔之谜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当地“罗马人”吃的面饼

 

陈汤很厉害,他有一句名言至今为军事迷津津乐道,叫“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最终,陈汤指挥的西汉军队大败郅支匈奴,“斩阏氏、太子、名王以下千五百一十八级,生虏百四十五人,降虏千余人。”这些“降虏”中,就有康居国借出的士兵。康居王借出的并非本国的部队,而是克拉苏罗马军团逃出的将士。

 

现代学者为什么会有这种的判断?原来这支部队的打法与匈奴和汉人都不一样,他们惯用“鱼鳞阵”,这是古罗马军队最惯用的打法,就是士兵将盾牌举过头顶,列队向前,这是一种进攻阵形。而且,他们居的地方是“重木城”,这也是古罗马的常住建筑形式。

 

这些将士在中国定居后,最后成了西域的一族特殊人种——羯人,也就是后赵皇帝石勒的祖先。

 

后赵皇帝系古罗马人后裔之谜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者来寨西建了“骊靬亭”

 

其实,最早提出罗马军团逃亡士兵流落到中国西部这一观点的,并不是美国汉学家德效谦,而是民国史地学大师、中西交通史研究专家冯承钧。

 

但是,称北匈奴当年从康居国借得的士兵就是古罗马军队逃亡将士,这一观点有致命的缺点,它仅是根据史料的分析和推测,并无确实的考古发现。更重要的是,“骊靬”这一名词早就存在。

 

现在支持古罗马军团逃出将士流落在中国的学者也认为,这批古罗马人到中国在公元前53年之后,而据出土的居延汉简,“骊靬”一词早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三月之前已存在。一些“支持派”还认为,“骊靬县”是为陈汤的“降俘”而设,《陈汤传》上也确有“赋予城郭诸国所发十五王”(意思是将这批俘虏分给了当地的十五个国王),但是“骊靬县”建县在公元前45年前后,其时,陈汤还没有打北匈奴,也无有俘虏呢。

 

“骊靬县”存在了630多年,于公元592年并入番和县。我上面就此月事面访了最后一任骊靬县令墓志——《隋故成公府君墓志》的发现者、武威博物馆馆长黎大祥,黎先生对“骊靬人”与古罗马军团的关系,也有不同的看法。

 

后赵皇帝系古罗马人后裔之谜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骊靬遗址

 

骊靬县当年的县府设在者来寨,至今尚有遗存,土城墙还有一人多高。我们参加研讨会的学者统一乘车去者来寨实地看了,这里的确实是古代的一个城址。有的居民确与其他地方的人长相不一样:长方脸,大鼻子,眉弓高耸,满脸胡子,蓝眼睛。这些长相不同的居民,现在被“支持派”学者认为是“罗马人”。有意思的是,在以前,这些罗马人被当地的村民称为“黄毛”、“苏联人”。他们的怪异相貌也不是代代传,许多时候是隔代传。“罗马人”比较多的地方其实并不是者来寨,而在者来寨西北方向的焦家庄乡,该乡的杏树庄、河滩村等村,有许多“罗马人”。

 

令人吃惊的是,我在者来寨还了解到,当地有一名老妇人,在一场病后突然会说“罗马话””(意大利语)了。这名老妇人现在成了当地的神人、名人,一旦神灵附体,她就能说出别人听不到的“罗马话”。我要求见见这名老妇人,本来已说好了,后被告知她去新疆了,一时回不来,我只好放弃“眼见为实”的想法。我本来计划将老妇人说的“罗马话”录下来,让我在罗马大学学习的儿子帮我听听,是不是真的罗马语。

 

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古罗马人的后裔?做个DNA检测不就清楚了么?几年前兰州大学确实为这批“罗马人”做过这类检测,检测结果否定了“骊靬人是古罗马军团后裔”的说法。

 

 

后赵皇帝系古罗马人后裔之谜 - 倪方六 - 倪方六的博客
图:永昌县境内“骊靬人”照片,他们确实像欧洲人,与当地汉人不同

 

当时取87个骊靬男性个体的数据,发现“骊靬人和中国人群有较近的遗传关系,尤其是和汉族的遗传关系最近,而他们与中亚和西欧亚人群表现出较远的遗传关系”。结论是,“根据骊靬父系遗传变异的研究结果,不支持罗马军团起源说。当前的骊靬人更具一个汉民族亚人群的特征。”后来,又有学者从线粒体母系遗传的角度,去探究“骊靬人”的真实身世,检测结果也不支持“骊靬人是古罗马军团的后裔”的假说,“骊靬人与中国汉族的亲缘关系是最近的,而与欧洲人或者中亚人的亲缘关系较远。”

 

但是,尽管如此,骊靬人确实与众不同并不是假的,他们到底是不是罗马军团的后裔仍是一个谜团。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进一步去探索!

 

有意思的是,当地官方已把“罗马军团后裔”的假设当成了事实。现在,在者来寨村西小山坡上,还建了一个“罗马式”风格的小亭子,亭名叫做“骊靬亭”(上面有图)。亭中立着一个石碑,内容是“古罗马归顺中国碑记”。一座“古罗马城”也正式兴建中,据说投资了几个亿。

 

 

查看博文的博客博主留言

 

        

 


 

  评论这张
 
阅读(39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